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箭牌家居疑受中介拖累IPO中止,收证监会61问到期仍未回复「家居深一度」

2022-11-25 19:26:24 741

摘要:本报记者 李贝贝 上海报道近日,继招股书失效、收到中国证监会61项质询意见后,箭牌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箭牌家居”)疑因所使用的会计事务所(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涉及乐视网财务造假案受到牵连,其IPO进度陷入“中止”状态。而根据证监会...

本报记者 李贝贝 上海报道

近日,继招股书失效、收到中国证监会61项质询意见后,箭牌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箭牌家居”)疑因所使用的会计事务所(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涉及乐视网财务造假案受到牵连,其IPO进度陷入“中止”状态。

而根据证监会的要求,2月23日是问询函最后回复日期,但截至目前箭牌家居仍未有回复。

IPO审核遭中止

中国证监会近期更新的箭牌家居IPO进度显示,该公司在今年1月下旬被“一次中止审查通知”。有市场消息称,箭牌家居此次审核中止,是由于所使用的会计事务所涉及乐视网财务造假案而受到牵连。

据媒体报道,1月26日,由于涉及乐视网财务造假案,包括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金杜律师事务所和中德证券在内的三家中介机构被监管层宣布立案调查。之后,三家机构所参与的IPO项目全部被中止审核,包括土巴兔、德福科技、爱联科技、恩威医药、磨铁文化、酒仙网、国网智能、清越科技、云洲智能等超过30家排队上市的公司受到牵连,而箭牌家居IPO所合作的正是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

目前,在主动进行全面复核程序、出具复核报告后,北京通美、云洲智能、恩威医药、德福科技等IPO项目已恢复正常在审阶段,但箭牌家居不在其列。

就中止原因,《华夏时报》记者向箭牌家居董秘办公室拨打了电话,并按对方要求发送了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该公司并未予以回复。

事实上,箭牌家居IPO进程中止早有迹象:2021年12月24日,中国证监会发布《箭牌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向箭牌家居提出了多达61项的质询意见,包括18项规范性问题、38项信披问题及5项其他问题。

其中,18项规范性问题包括报告期内发行人进行的一系列资产重组是否存在隐藏性条款、潜在纠纷、利益输送等问题;实控人控制的多家企业注销、清算或股权转让的理由等;公司2019年、2020年三轮融资中均涉及特殊权利条款中,要求完全披露对赌协议等问题。

在合规性和信披问题中,证监会质询实际控制人谢岳荣、霍秋洁、谢安琪、谢炜四人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实控人认定的合理性等,同时如霍振辉、霍少容等直接或间接持股比例较大的股东或股东实控人,未被认定为发行人实控人原因和合理性等。

根据证监会的要求,箭牌家居要在质询发出后30日内提供书面回复,如有延迟需要提前10个工作日进行申请。如未能按期提交反馈意见回复,证监会将会将予终止审查。以问询函发出后一天(12月25日)算起,经过40天工作日,最后的回复日期为2月23日,但截至目前箭牌家居仍未有回复。

家族企业IPO前夕“突击分红”

据招股书,箭牌家居于2013年4月在佛山成立,是国内较早进入陶瓷卫浴行业的企业之一,生产范围覆盖高品质卫生陶瓷、龙头五金、浴室家具、瓷砖、浴缸浴房、定制橱衣柜等全系列家居产品。2020年11月4日,箭牌家居在广东证监局办理辅导备案登记;2021年7月,箭牌家居向深交所提交招股书,计划募集资金约18.09亿元用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项目的改造及扩产等。

但近年来,箭牌家居净利润波动明显、资产负债率高企,包括家族企业、外部投资者的交易价格、高比例经销商渠道等问题也引起了外界的注意。

从股权架构来看,箭牌家居是典型的家族企业:公司控股股东为乐华恒业投资,持有公司股份48000万股,持股比例为55.24%;谢岳荣、霍秋洁(谢岳荣之妻)、谢安琪(谢岳荣之女)、谢炜(谢岳荣之子)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四人合计持有65.00%乐华恒业投资的股权,并分别担任董事长、总经理、董事、副总经理等职位。

而在箭牌家居的6名非独立董事中,除谢岳荣一家人之外,另外两名分别是霍振辉和霍少容,两人分别为实控人霍秋洁的哥哥和姐姐。谢、霍家族合计持有箭牌家居股份的92.07%。

值得一提的是,箭牌家居在IPO前夕进行“突击分红”。据招股书,2020年8月28日,箭牌家居以现有总股本821729505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共计派发现金4.50亿元(含税)。按持股比例计算,谢、霍家族共分走了4.14亿元,而外界对此次“分红”的必要性充满质疑。

根据招股书,箭牌家居主要通过经销的模式对外销售,2018-2020年,公司在经销模式下的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4.77%、95.98%和94.39%。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的经销商合计1746家,分销商合计6197家,终端门店网点合计10239家;2019年和2020年,其网点合计数分别增加了1135家和1969家。

随着新增门店数量的提升,箭牌家居的收入却逐年下滑。2018年-2020年,箭牌家居营业收入分别为68.10亿元、66.58亿元、65.02亿元,2021年上半年为33.36亿元;但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97亿元、5.56亿元、5.89亿元、1.58亿元。而公司2019年净利润实现爆发式增长,是因为其进行了一系列调整股权架构的操作:2018年12月开始,箭牌家居发生17笔同一控制下的股权收购,这些收购目的是减少关联交易,增厚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利润。

在证监会的问询函中,箭牌家居这一系列资产重组有存在隐藏性条款、潜在纠纷、利益输送等的嫌疑。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情况”,箭牌家居目前涉及的收并购公司共计18家,其中有17家公司属于同一控制下,仅有乐华恒业包装(曾用名“森和丰”)属于非同一控制下的资产收购。

在18家收购的公司中,佛山市乐华恒业包装材料有限公司、景德镇市乐景高科金属制品有限公司、肇庆乐华电子厨卫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在报告期内暂无实际生产经营活动;肇庆乐华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于股权变更前(截至2018年10月30日)尚未开展经营;佛山市顺德区乐华陶瓷洁具有限公司已停止生产。

与此同时,箭牌家居引入外部投资者的交易价格也耐人寻味。《华夏时报》记者看到,公司多次以仅1元的价格收购多家公司相应股权,成为控股股东。例如,2018年11月26日,肇庆家居股东会同意股东乐华恒业投资将持有肇庆家居100%的股权(对应出资额5,000万元,实缴出资0元)以1元转让给箭牌。

尽管“增厚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利润”,但相比同行业公司,箭牌家居的流动比率、速动比率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短期偿债能力不佳。据招股书,2018-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行业平均流动比率分别为1.63、1.67、1.54及1.51,同期箭牌家居该项指标分别为0.58、0.59、0.69及0.66;同期,行业可比公司速动比率均值分别为1.17、1.22、1.16和1.12,箭牌家居的速动比率分别为0.31、0.29、0.43和0.31。

2018-2020年,箭牌家居的流动负债合计分别为50.83亿元、46.3亿元、44.1亿元,流动债务持续减少。但同期公司流动资产合计29.5亿元、27.22亿元、30.43亿元,无法覆盖流动负债。招股书直言,“公司经营需要营运资金的有效周转,如资金周转不畅,则可能存在无法及时清偿到期债务的风险”。而招股书显示,箭牌家居拟募集的约18.09亿元资金中,拟补充流动资金为3.4亿元。

同时,报告期内,箭牌家居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2.95%、76.05%、67.56%及64.87%,而行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仅为42.40%、44.23%、47.37%及49.49%,除2021年上半年外,公司此项指标较行业平均值均高出30个百分点。

隐患重重,箭牌家居的上市之路充满了不确定性。有市场分析人士谨慎指出,即使能够在复核后恢复上市进程,其成功上市仍颇具难度。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